荔枝视频官方18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很多美好的事情需要眼光和等待!

   此时陈扬在等待,等待更好的人过来。但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和定力!

   他的这些举动更有一种悬崖边走钢丝的凶险!

   一旦惹怒了审判院的人,他们全部决定不收陈扬,陈扬的下场就会很尴尬。

   不是说进不了审判院就活不了了。

   而是这个事情传出去,名声也就坏了。

   将来传出去,定然是这般的。

   原始学院七层楼学生宗寒以优异成绩毕业,审判院几番人马前来招募,而该考学生却桀骜不驯,态度傲慢。最后惹怒审判院,永不录用!

   这样的名声传出去,那陈扬以后想举旗干点什么事情,那可是千难万难啊!

   侯建飞随后亲自去见了金殿司和监察司的人。

   至于侯建飞是如何拖延时间的,陈扬是不知道。

  
军装女郎野外写真最美还是绿军装

   但想来这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。

   在下午的时候,陈扬终于等来了他想等的人,明知夏!

   当明知夏前来的时候,学院的师生沸腾。

   明知夏是学院的名誉长老,同时也是学生们的学姐。大家都崇拜她,如今她来了,这是一种信仰和精神。

   明知夏来了之后,并未去见其他人。她找了侯建飞,并指明了要见陈扬。

   陈扬也没有多说,直接就去见了明知夏。

   陈扬要见明知夏,并不是因为明知夏是个传奇人物,也不因为她是个远近闻名的大人物。

   无他,因为陈扬知道明知夏的师父是首席长老沧海岚。

   在侯建飞的院长办公室里,陈扬到来的时候见到师父侯建飞和一名妙龄女子正在谈笑风声。

   陈扬虽然没有真正见过明知夏,但也见过明知夏的不少照片。

   他看到明知夏时,觉得她比照片里更加的漂亮和真实。

   尽管此刻她在笑,但却依然让人有一些距离感。

   陈扬进来之后就反手关上了门。

   侯建飞向陈扬介绍明知夏,陈扬上前也为见礼,而是一笑,道:“学姐好,的大名我已经听过太多,今日能见到,真是我的荣幸!”

   明知夏看向陈扬,嫣然一笑,道:“学弟的名声我也听了很多,桩桩了不起啊!”

   陈扬道:“那里那里!”

   明知夏道:“我来的意思,想必已经清楚。怎么样,给不给学姐这个面子?”

   陈扬一笑,道:“行李已经收好,随时可以出发!”

   明知夏道:“痛快!”

   她顿了顿,又对侯建飞道:“进入审判院后,宗寒需要拜我师父为老师,院长爷爷您没有意见吧?”

   侯建飞一笑,道:“那是小寒的福分!”

   明知夏微微笑,道:“那,我们就要走了。”

   “这么急,不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吗?”侯建飞挽留。

   明知夏道:“没这个必要了。”

   侯建飞见她这般说,也就不再挽留。

   临走之前,明知夏去了楼下等待。

   侯建飞交代了陈扬一些。

   陈扬最后也说道:“师父,我要走了。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,成为什么样的人,我都知道,您是我的后盾,是我的家!”

   侯建飞眼眶微微湿润,拍了拍陈扬的肩膀,却也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去吧,去吧!”

   二十多年的师徒情分,早已经忘却了当初的那些不快!

   侯建飞在这些年里对陈扬是真心的爱护。

   在外面有明知夏的专门座驾,很快,陈扬和明知夏一起上车。

   司机开车,扬尘而去。

   至于金殿司,监察司以及道玄生那些人,陈扬才懒得管呢。

   在车上,明知夏道:“据我了解,道玄生也来找了。”

   “我跟他说,我要考虑。他很愤怒……”陈扬说道。

   明知夏微微一笑,道:“跟我们审判院的招募说要考虑,的确是第一个。小学弟,为何如此与众不同呢?还是说,知道我要来?”

   车子快速的驶出去。

   街边的风景不停的倒退!

   明知夏说话的同时给陈扬倒了一杯仙酒,两人碰杯。

   陈扬喝了一口酒后,说道:“与众不同也谈不上,考试的成绩就是为了证明我的价值。但牧天恩并不是我的理想之地,我和他的儿子,女儿有恩怨。而且,他们和华小域之间也关系匪浅。我进去后,论亲疏关系,我比不上华小域。所以,最后难免灰头土脸。我不知道学姐会来,但我想,审判院里有眼光的高人应该不止牧天恩一个。”

   明知夏笑着称赞道:“聪明人!”

   她的笑容很是动人。

   陈扬看的呆了一呆。

   “怎么?”明知夏见陈扬发呆,调侃道:“没见过像学姐我这样漂亮的女人吗?”

   陈扬并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发呆,他忽然觉得明知夏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

   “有些像是我认识的一个故人!”陈扬忍不住道。

   不止是明知夏的举手投足有些像,关键是陈扬觉得和她短暂的相处之中,也有那种久违的熟悉之感。

   陈扬心里忽然一个咯噔。

   “紫衣以前就转世过,莫非她没死?莫非,她也转世投胎了。”

   一念及此,陈扬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。

  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。

   “怎么了?”明知夏看到陈扬整个人的情绪都在发生变化。

   她吓了一跳,暗道:“这宗寒是怎么了?我看他也是有定力的人啊!若真是看到我就如此浮夸,那他也不配被师父看中。”

   陈扬在这一瞬,脑海里闪现了无数的念头和想法。

   但最后,他都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   “就算紫衣没死,就算是明知夏真的是紫衣转世,此刻我也不能露出破绽。显然,她就算是紫衣,也没有恢复记忆。我贸然暴露,只怕会被她将我送入审判席上。”

   陈扬觉得自己要好好查一下这个事情。

   之后,他就对明知夏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

   明知夏见陈扬冷静下来,也就跟着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 她好奇道:“说我像认识的故人,这个故人是谁呢?”

   陈扬黯然道:“她已经不在人世了。”

   明知夏道:“哦,这样啊!”接下来,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 “对了,学姐……”陈扬冷静片刻后,还是决定试探一下明知夏。他想了想,道:“我曾经在另外一个星球里历练,那里有一座火山,据说是叫做富士山。我在山底里遇到了一个火魔……”